大道歌

作者:白玉蟾

类别:全宋诗

内容:

大道歌

白玉蟾

烏飛金,兔走玉,三界一粒粟。
山河大地幾年塵,陰陽顛倒入玄谷。
人生石火電光中,數枚客鵲枝頭宿。
桑田滄海春復秋,乾坤不放坎離休。
九天高處風月冷,神仙肚裏無閑愁。
世間學仙者,胸襟變清雅。
丹經未讀望飛昇,指影談空相誑嚇。
有時馳騁三寸舌,或在街頭佯做啞。
正中恐有邪,真裏須辨假。
若是清虛冷澹人,身外無物赤灑灑。
都來聚氣與凝神,要鍊金丹賺幾人。
引賊入家開寶藏,不知身外更藏身。
身外有身身裏覓,沖虛和氣一壺春。
生擒六賊手,活嚼三尸口。
三尸六賊本來無,盡從心裏忙中有。
玉帝非惟惜詔書,且要神氣相保守。
此神此氣結真精,喚作純陽周九九。
此時方曰聖胎圓,萬丈崖頭翻筋斗。
鉛汞若糞土,龍虎如鷄狗。
白金黑錫幾千般,水銀朱砂相鼓誘。
白雪黄芽自無形,華池神水無泉溜。
不解回頭一著子,衝風冒雨四方走。
四方走,要尋師,尋得邪師指授時,迷迷相指可憐伊。
大道不離方寸地,工夫細密有行持。
非存思,非舉意,非是身中運精氣。
一關要鎖百關牢,轉身一路真容易。
無心之心無有形,無中養就嬰兒靈。
學仙學到嬰兒處,月在寒潭靜處明。
枯木生花却外香,海翁時與白鷗盟。
片餉工夫容易做,大丹只是片時成。
執著奇言並怪語,萬千譬喻今如許。
生也由他死由他,只要自家做得主。
空中雲,也可縛。
水中月,也可捉。
身心兩個字,是火也是藥。
龜蛇烏兔總閑言,夫婦男女都颺却。
君不見虛無生自然,自然生一氣。
一氣結成物,氣足分天地。
天地本無心,二氣自然是。
萬物有榮枯,大數有終始。
會得先天本自然,便是性命真根蒂。
道德五千言,陰符三百字。
形神與性命,身心與神氣。
交媾成大寶,即是金丹理。
世人多執著,權將有作歸無作。
猛烈丈夫能領畧,試把此言閑處嚼。
若他往古聖賢人,立教化人俱不錯。
况能驀直逕路行,一條直上三清閣。
三清閣下一團髓,晝夜瑶光光爍爍。
雲谷道人仙中人,骨氣秀茂真磊落。
年來多被紅塵縛,六十四年都是錯。
刮開塵垢眼豁開,長嘯一聲歸去來。
神仙伎倆無多子,只是人間一味呆,忽然也解到蓬萊。
武夷散人與君說,見君真個神仙骨。
我今也不鍊形神,或要放顛或放劣。
寒時自有丹田火,饑時只喫瓊湖雪。
前年仙師寄書歸,道我有名在金闕。
閑名落世收不迴,而今心行尤其乖。
那堪玉帝見憐我,詔我歸時未肯哉。

更新时间:2024-07-16